电剪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剪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业专家谁在控制着我们吃什么-【新闻】双辽薹草

发布时间:2021-04-20 13:34:25 阅读: 来源:电剪刀厂家

农业专家:谁在控制着我们吃什么

2007年9月,我在美国中北部做农场调查时,有一晚住在衣阿华州的农民盖瑞家。盖瑞只耕作2英亩土地,拥有一个小型农场。晚餐中,我们谈起了食物收益的分配结构。他深有感触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盒早餐燕麦片,问我:“你说,这盒燕麦片我们农民能得到多少钱?”他告诉我,这盒美国人最常见的早餐食品,在超市中至少卖3.5美元,而出售燕麦的农民,只能从中得到5美分,也就是1.43%。实际上,伴随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和食物结构的变迁,消费者在食物上的花费越来越多,农民得到的收入却越来越少。钱被谁赚去了呢?是那些食物巨人———大型食品企业。在认识了食物帝国的粮食武器后,我们还有必要认识食物的商品化,以及食物巨人在食物商品化过程中的推动作用。

在美国食物结构巨大变迁的背后,站着为数不多的食物巨人———食品集团

从1996年起,美国新的农业法案实行,以农业补贴制度代替了粮食储备制度。市场价格高的时候,政府减少补贴;市场价格低,则增加补贴。1998年后,美国政府的农业补贴一直稳定在每年200亿美元,但是这200亿美元的补贴,表面上是进入了农民的口袋。实际上,农民的农场收入,在近些年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美国农场的全国净收入,由一度的540亿美元,下降到不足500亿美元。补贴实际上一个子儿不拉地,落入了控制了农业生产上游投入品和下游加工、储运、销售各个环节的食品集团手里。

在美国食物结构巨大变迁的背后,站着为数不多的食物巨人———食品集团。食物的政治化,多是由这样一些食物巨人推动的。这些食品集团,不断地游说政府,对消费者洗脑,对农业生产者施压,去推动食物的商品化,并从每个消费者的嘴里,聚敛着巨额的财富。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完成之后,他们再进一步通过游说政府,控制市场和更为深入的消费者洗脑,将食物商品化后的贸易范围不断扩充到全地区、全国、全自由贸易区,直至全球。

一个又一个表面自由和自主的消费者,变成了按公司开出的食物配方喂养自己的食物消费机器

这些粮食寡头,在得到低价商品粮的补贴后,以此为原材料基础,建立了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食物竞争力———廉价粮食基础上的廉价食物体系。这一强大的资本,不仅扭曲了食物利益的分配结构,还扭曲了食物加工结构和贸易体系,扭曲了消费者营养体系,使得公共健康受到巨大威胁。

就食物加工和贸易而言,这些食品集团涵盖了农产品投入、生产、加工和销售的每一个环节,实现了全球性的横向一体化和纵向一体化,使得跨国交易,变成了公司内部贸易。他们有选择地只让农民种少数几种经过基因改造的高糖或高油谷物,使得一两代前还十分自然的食物结构,已经变成了无处不在的人工食物结构。这一食物结构,主要建立在对廉价的人工配置的高糖和高油玉米、大豆等转基因作物的利用上。而健康的农产品,如水果、蔬菜等,得不到一分钱的政府补贴,其生产规模相对于需求在萎缩,消费人群越来越集中于中高收入阶层,其价格也在不断地上涨。在过去的20年,美国的新鲜水果和蔬菜价格,已经上涨了40%,而软饮料、糖类、油脂类以及饲料家禽等价格,都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软饮料价格下降了20%之多。

于是,表面看,美国人的餐桌在丰富,世界上各个发展中国家国民的餐桌都在丰富。然而,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怪现象也随之出现,穷人越来越胖。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步发达国家后尘,它们的国民也越来越多地患上了肥胖症,而真正的富人,却体态正常或消瘦。这正是农作体系的失衡,带来了食物加工体系的失衡,从而带来了消费者营养结构的失衡。一个又一个表面自由和自主的消费者,变成了按公司开出的食物配方喂养自己的食物消费机器。

为了俘获更多的消费者,我们看到,铺天盖地的营养广告、营养专家建议,以及一波又一波的饮食潮流,在冲击着人们的胃肠和心灵;一个又一个消费者,削尖了脑袋要迎合被产业资本定义的格调和风尚,却一个又一个地掏空了钱包,落入了不健康、不自然之中。有数据显示,美国农业部3.33亿美元的营养教育预算,与食物与饮料公司的“营养教育”相比,少得可怜,仅是百事可乐(12亿美元)的27.8%,食品集团(66亿美元)的5%。消费者被谁教育、被谁洗脑,由此一目了然。

如果你不接受某个食品集团所说的收购价,你就只能拿这些玉米去喂你的猪

食品集团的手不仅停留在加工环节,还进一步伸向投入环节,使得种子、化肥、农药、机械等多种生产性投入,都一步步走向集中。即使到了食物的销售环节,仍然在大公司的控制之下。在全球十大食物零售商中,美国就占了一半。

以孟山都(Monsanto)和嘉吉(Cargill)两个公司建立伙伴关系为例,他们控制了种子、化肥、农药、农场信贷、谷物收购、谷物加工、牲畜饲料、牲畜生产与宰杀,以及许多著名的产业化食品品牌。对于一个种植玉米的农民来说,他别无选择。想购买种子?嘉吉公司是方圆一百英里范围内的唯一的农资和储运公司,他又只卖几种孟山都生产的,专用于其压榨、储运或饲料加工的玉米种子。你如果不种孟山都的种子,你就找不到一个能卖出你玉米的市场。需要种子贷款?你得去嘉吉拥有的银行,你得告诉他们你用贷款来的钱买孟山都的种子和嘉吉的化肥。一旦玉米成熟,如果你不接受嘉吉所说的收购价,你就只能拿这些玉米去喂你的猪了!即使喂了猪,你想卖高一点儿的肉价,对不起,只有嘉吉的Excel公司买你的猪肉。你若要躲开嘉吉,脱离伤心的乡村生活,移民到城市去,你就成为了那60%的破产或被兼并的失败农民中的一员。但即使你逃难到城市里,仍然摆脱不了他们的控制:你买的玉米片,是嘉吉提供的面粉生产的,其他的食物,都与嘉吉有关,因为本地不接受嘉吉指定生产方式的农民,都像你一样破产移民了,你吃不到本地的粗燕麦了,你只能买工业化玉米片,而主要的工业化玉米片都是由嘉吉生产或供货的。货架上的大品牌玉米片价格似乎都是那么高,因为这些公司总可以让市场供不应求。

由大公司控制的各个食物环节,不断对农业生产者形成合围包抄,致使食物利益的分配结构越来越不利于农业生产者,也不利于消费者。最终,形成了资本化农业对食物链条的全过程控制。

农业是一个与自然相交换的部门,农业生产者的组织化是相对分散的。食物消费者由一个个小家庭和个人组成,更谈不上有效的组织化。可是,将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的食品集团,却是高度组织化的。在美国以及少数农业大国,他们与另外一个高度组织化的强势机构———政府,实现了强强联合,于是,就出现了强者的盛宴和弱者的眼泪。在市场经济的框架下,如何考虑安排市场交易者的对等地位,可能是避免美国故事在中国上演的关键。但要应对食物帝国的扩张,则远远不是在市场经济框架下能够解决的问题,也超出了一国的能力范围,可能需要国家间更多的协调,来制衡食品集团的跨国贸易。

天然气

电力项目

甲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