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剪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剪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外交团队摸不准平壤脉搏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0:15 阅读: 来源:电剪刀厂家

据《环球人物》杂志报道,美韩与朝鲜的博弈在持续,但情况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美韩方面抛出了橄榄枝,朝鲜方面迟迟才做出回应,提出了要价很高的谈判条件,朝鲜半岛局势有缓和的可能性,但双方戒心十足,不确定因素很多,半岛局势可谓波谲云诡。

美国国务卿克里4月12日至15日的亚洲之行,朝鲜问题是重点,他在东京对平壤“隔空喊话”,表示只要对方有意解除核武装,美国就愿意与其直接沟通。但4月18日,美韩军方高层召开会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又放出狠话,重申不惜动用包括核武器在内的一切军力“保卫韩国”,“坚决应对朝鲜的挑衅”。 4月19日,韩国军队在韩朝边境附近举行年度军事演习。

在此情形下,朝鲜的回应也很强硬,4月18日,朝鲜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发表声明提出谈判三条件:一是停止“反朝挑衅行径”并“全面道歉”;二是保证不再进行“威胁或恐吓朝鲜的核战争演习”;三是全面撤走部署在韩国及周边地区的“核战争手段”。声明还说,如果韩国把朝鲜的核武“视为民族共同的资产”就“前途无量”,如果“呆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就“自取灭亡”。次日,朝方又发布公报,高调猛批此前韩国一些人在朝鲜“太阳节”时“侮辱朝鲜最高尊严的妄动”。

由于双方严重缺乏互信,对对方的举动都存在着误判的可能。在朝鲜半岛当前火药味十足的情况下,这种状况会增加战争的风险。越战老兵出身的美国参议员、曾参选总统的老资格共和党政客麦凯恩对这一点就看得很清楚。不久前,他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国情”节目中说,“不要以为这个年轻人的思维方式跟我们一样。他跟我们不一样。”他所谓的“年轻人”,就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他还说,目前最严重的危险之一是“误解导致意外冲突”。

国务院里缺老手

极想摸清朝鲜情况的,还有美国国务卿克里。

克里上任之初,人们曾期待他能够化解亚洲的紧张气氛。今年1月,他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国务卿提名人听证会上说:“我们在亚洲部署的军力,已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国家。中国人环顾四周之后会说:‘美国在干什么?想包围我们吗?’我认为我们必须三思而后行。”这些话,被解读为他并不赞同过于倚重军事力量的“重返亚洲”战略。但事与愿违,他上任没多久,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让美国的B-2轰炸机、核潜艇等看家武器纷纷调往半岛周边,“核战”成了热门词汇。

在访问亚洲的4天中,克里每到一地,都在向亚洲的外交和国防官员们打听“金正恩的策略”和“朝鲜政府的内部机制”。他的随行官员向美国媒体披露,克里曾特别向中国求助,以“深刻了解金正恩的行为”。在外界看来,这实在让克里很没面子:美国的外交决策团队里,难道就没有朝鲜问题专家吗?

在美国有影响的《外交政策》杂志看来,确实“没专家”,其网站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是这么说的:美国“决策高层中就没有朝鲜问题专家。这些人坐在驾驶座上,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在克里管辖的国务院,直接负责朝鲜问题的是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原先担任这个职务的是科特坎贝尔,他2009年上任后,多次处理过朝鲜问题,是比较有经验的。他把朝鲜称为“黑箱”,并非常重视朝鲜对美国利益的影响。2011年,他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朝鲜是“美国最持久的外交政策挑战”。但他主张以对话来解决问题,说“如果朝鲜出现转变,愿意改善朝韩关系,美国仍愿意与朝鲜对话”。他对这一次危机的判断是,朝鲜虽然“屡屡挑衅”,但没有与之相配的军事行动能显示其有作战的准备。“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军事方面几乎没有动作。”但他仍强调问题的严重性。“对美国而言,此次核试验生动地表明,朝鲜不可预料且行事隐秘的年轻领导人金正恩正寻求远程核打击能力,这对美国的安全构成越来越大的风险。”这个判断,与后来朝鲜方面一再表达的拥核决心似乎是一致的。

今年2月坎贝尔卸任后,接替他工作的约瑟夫尹则没那么老到。尹的长项是经济,从事外交工作之前在一个私人机构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曾去过泰国、韩国、印尼、香港等地,是个东南亚问题专家,并没有处理朝鲜事务的经验,在美国驻韩使馆工作时也未参与高层决策。今年3月,他在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时表示,只有朝鲜做出“值得信赖和有诚意的无核化承诺”,美国才会研究重启美朝对话的问题。他还提到2005年六方会谈后通过的声明,称朝鲜当时就作出了无核化承诺,要求朝鲜必须履行这个承诺。他还将韩美同盟称为“世界最佳”。与此同时,美韩方面也加强了对朝鲜的军事防范,增加了军事压力。这些强硬的举措,现在看无益于半岛局势的“降温”,反而会刺激朝鲜作出更强硬的反应。

美国还有一位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格林戴维斯,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前夕,他紧急出访韩、中、日3国,但没能影响朝鲜的核试验。他是核问题与欧洲问题的专家,大部分时间都担任美国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长期在维也纳工作,与朝鲜打交道并不多。戴维斯领导的美国六方会谈特使哈特,也是朝鲜问题的外行。他在2011年6月上任,此前长期从事外交工作,当过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国事务主管,也在国务院主管过台湾事务。他3次被派往美驻华使领馆,两次在美国驻台机构工作,还在苏联和伊拉克工作过,是个中国问题专家,却没什么朝韩问题经验。

锡林浩特市工作服订制职业装订制

宿迁订做职业装

营口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