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剪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剪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欧洲央行前行长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能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4:23:06 阅读: 来源:电剪刀厂家

专访欧洲央行前行长: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能性

2011年10月卸任欧洲央行行长后,让-克洛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的办公室,仍在卢浮宫以北巴黎皇家宫殿(Palais Royal)的裙楼里。20年前在法国央行行长任上,这里就是特里谢的办公地。

“这还是我的主意。”71岁的特里谢荣耀的回忆说,当时在这富丽堂皇的裙楼里,法国央行拥有朝向中心花园的“24扇窗”(所涵盖的办公空间)。3月18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次访欧前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这里专访了特里谢。

特里谢1980年代在法国财政部工作时,就与中国打过交道。他对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的负责态度非常赞赏。欧债危机时,特里谢和他的同事们就成了北京的常客。特里谢说,如果中国当时确实买了西班牙国债,“那么显然是笔好投资”。

特里谢并不愿意就新近中国央行扩大美元兑人民币交易区间的政策和市场反应做出评论。特里谢说:“如果人民币最终要像美元和欧元一样成为储备货币,那么就可能需要有完全的自由化,特别是完全的可兑换。就像周小川行长说的那样,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同时,特里谢也并不认同最近市场的推断——是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和中国外储多元化在幕后推高了欧元汇率。“我并不确定,人民币在影响其他主要货币之间的关系,因为它们的相对波动都有自身的原因。”

中国详细诊断欧元区问题

《21世纪》:在法国财政部、法国央行行长和欧洲央行行长任上,您和中国有过怎样的交集?

特里谢:我在1982年、1983年时在法国财政部工作。当时中法正在就双边外国直接投资保护的协议进行谈判。我当时两次去了北京,最终签署了协议(中法《鼓励与投资保护协定》,1984年6月签署)。那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协议,它表明中国正在行动起来。

1982年第一次去北京时,满街没有一座高楼,人们都穿着蓝衣服、骑自行车。当我现在再去时,发现变化是惊人的。要知道这只是30年前,一代人的时间。

中国完全改变了自身。在1982到1983年,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如果要与当时的苏联相比,你们没有精神束缚(mental constraints)。你们非常自由的讨论和思考,什么是这个国家最美好的未来。

我所记得的最重要的事件,是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在当时在这个地区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没有改变人民币的立场,稳定了当时的情况。

当时我是法国央行行长,通过中法双边和二十国集团(G20)等多边场合与中国沟通密切。我非常赞赏其时中国负责任的态度。

《21世纪》:如果当时您是中国央行行长,同样会那样做吗?

特里谢:如果我是,我恐怕也会努力那么做。

《21世纪》:十年后,我们又遭遇了一次金融危机。尤其是2010年欧洲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后,人们都在说“中国救欧”。能这样拔高评价吗,中国到底以什么方式,贡献了多少?

特里谢:“中国救欧”的说法显然是简单化了。

2008年次级债、到之后的雷曼破产,这是发端于发达经济体开始的全球性金融危机。2010年初,欧洲主权债开始感觉到危险,特别是在欧元区。

我们当然与周小川行长等中国官员保持了密切的联系。我当时是欧洲央行行长,和欧元集团主席容克一起,多次访问北京。

很明显的是,中国对欧元区的问题进行了很详细的诊断,信任欧元,相信欧元区会有效解决自己的问题。

《21世纪》:至今欧元债券并没有出台。当时的报道说,中国买了大量西班牙债券;但是一直未曾披露细节。

特里谢:我没有这个信息。如果中国这样做了,那么很显然是笔好投资。

《21世纪》:在中国的外汇储备中,美元是重仓。在外汇储备多元化的角度上,你认为中国需要更多的买进欧元吗?

特里谢:我不会给出任何投资建议。

当我是欧洲央行行长时,我个人没有为投资欧元而摇旗呐喊,也没有阻止任何偏爱欧元的人来投资。这要由全球投资者或是执政当局来决定,他们是否想要这样做。当然,那些过去表明信任欧元的人,现在也还是没有抱怨欧元的信用度。

不确定人民币影响其他货币间汇率

《21世纪》:人民币国际化的话题一直都很热。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本次两会上说,人民币国际化有很长的路要走,有很多功课要做。到现在为止,您如何评价人民币在国际化上的表现?

特里谢:人民币已经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出发了。

当然,这会有一些发展阶段。首先作为国际化的开始,人民币会越来越多的被用于贸易融资,同时向外国投资者开放投资金融工具,最终走到成为完全可兑换的储备货币。

人民币已经在贸易融资、金融投资上做了很多。七国集团(G7)已有两个国家与中国央行有货币互换(SWAP)协议;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也已开始与中国央行互换谈判。

如果人民币最终要像美元和欧元一样成为储备货币,那么就可能需要有完全的自由化,特别是完全的可兑换。就像周小川行长说的那样,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21世纪》:中国央行在3月15日宣布扩大美元兑人民币的交易区间,从1%上升到2%。市场对此反应较大,也引发了人民币的波动。您如何解读这个动作?

特里谢:从开放交易区间来讲,这也可以被解读为国际化中的一步。我不会就新近的政策变动,以及短期的市场反应做出评论。

从长期来看,如果人民币的完全自由化是最终目标,那么就会在符合国际协议的情况下,完全的可兑换和自由浮动。

当人民币完全国际化时,它将不会是盯住一篮子货币、在一个相对狭窄的区间里浮动,而是会成为一个自主的货币,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要支柱之一。

《21世纪》:市场上解读说,人民币近期的贬值,以及外汇储备结构的多元化,是推高欧元兑美元的背后推手。您认同这种判断吗?

特里谢:我并不认同这个“背后推手”的判断。

欧元与美元之间一直在波动。人民币并不用来对欧元和美元之间的波动负责。如果要追究原因,我不会指责人民币。

当然,在扩大交易区间的时候,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整体来讲,人民币确在贬值。

但是我并不确定,人民币在影响其他主要货币之间的关系,因为它们的相对波动都有自身的原因。

合肥餐厅家具

西安塑料保护膜

甘肃干式电磁除铁器

成都hdpe报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