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剪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剪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李稻葵安倍政府可能破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12:33 阅读: 来源:电剪刀厂家

专访李稻葵:安倍政府可能破产

在10日的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全球经济展望”分论坛上,日本内阁府副大臣西村康稔所阐述的安倍经济学前景,引发了在场学者们的群体质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会场外,就安倍经济学前景、中国经济整体走势,以及美国经济下个阶段的结构性风险等问题对其进行了专访。

与对待日本经济的悲观预期不同,李稻葵(微博)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前景充满信心,并认为现在的减速,是为未来的进一步增速做准备。

安倍经济学太空

第一财经日报:西村康稔对于安倍经济学前景的预期,你是否认同?

李稻葵:没有具体措施,太空了。

抛开政治问题的影响不说,日本经济问题非常难解。政府赤字非常高,债务又高,导致必须加税。如果不加税,债务和利率继续提高。如果加税又影响消费和投资,所以是很难的选择。应该说日本在10~20年前是最好的改革窗口,但是错过了。现在遇到人口老龄化、能源短缺、极需依赖进口的问题。

我个人预计,经济问题恐怕会导致安倍政府最后破产。所以安倍在政治上虽然很活跃,但经济可能拖后腿。

日报:现在美国经济宏观数字看起来状况良好,是否下半年复苏状况会很好?

李稻葵:我觉得美国的增长速度不是问题。

美国的最大问题是结构性和社会性的问题。很多人都说美国的复苏是富人的复苏,是穷人的灾难。主要问题是美国劳动力的参与度非常低,现在是历史以来最低的水平,

今年接下来,美国可能会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除了货币政策之外,我们还要考虑财政政策。我认为美国经济有可能把注意力更多地转到财政政策上,并且明年会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

中期选举在两个月之后将进行,如果在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获得了很好的结果,财政政策将会转入一种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因为目前美国的财政赤字在大幅度减少,所以这是要考虑的一个非常大的变数。

中国经济正处于双重转型中

日报:你对中国经济整体走势如何判断?

李稻葵:中国经济正处于艰难且富有挑战的转型当中,这样的转型是双重的,一方面我们必须转变经济增长的引擎,要让新的引擎替代过去的引擎。而另一方面也必须要进行机构改革,根本意义的机构改革。

过去的两个增长引擎是出口和房地产市场,这两个增长引擎正在逐渐地淡出,让新的增长引擎替代,而新的增长引擎正在逐渐到位。我认为目前的减速是暂时性的。换言之,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U形的调整,但是中国仍有巨大的潜力来增长。

至于中国新的增长引擎,首先是基于消费的基础设施的投资。但是基础设施的融资必须有根本性的转变,从短期的银行融资转变成长期性的低息债券的发行,这场改革必须要完成,来刺激这个新的经济增长引擎的到位。第二个引擎是私人消费。私人消费正在逐渐复苏,就GDP的占比而言,私人消费每年增加0.7%的贡献率,在今后3~5年中私人消费的占比可能逐渐上升到占GDP的50%。

私人消费领域有很多投资,这取决于整体宏观金融的改革。现在大量长期的项目占用了企业投资,因此企业现在找不到银行贷款,因为整体的利率比较高。

第三大经济增长引擎是中国产能的绿色化,从钢铁到石化到电力行业,所有这些行业都要进行巨额的投资,来升级它们的生产能力。

日报:进口数据连续数月处于负增长区间,也显示内需疲弱。这是否意味着接下来几个月表现会非常差?

李稻葵:中国经济不能看短期。中国经济目前面临中长期的调整,服务业的比重在提高,处于结构变化,用电量增长速度比GDP增长速度慢,这是非常正常的。同时,涉及到固定资产投资,很多用的不是电厂的电,而是自己现场发的电。

至于今年整体的预期,我的判断和几个月之前没有变,也就是今年7.5%基本上没有大问题。关键是明年,需要重新部署。

对增长速度要放松心态,毕竟中国经济正在改善结构,就业增速快,消费、服务业比重在提高。经济效率也在提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增长速度适当地慢一点不是太大的问题。

短期增长暂时慢一点,是为未来更快的经济增长奠定基础。我个人认为,明年的GDP增速在7.0%~7.5%之间的任何点都是可以容忍的。

日报:你怎么看待最近对反垄断领域的密集执法,是否与反腐败是同一个规划步骤?如果谈到改革,该采用哪些步骤?

李稻葵:中国经济的垄断现象非常多,但并不是和反腐一个步骤,各是各的问题。

而就改革而言,我认为有两个步骤,中国现在正在走第一步,那就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来清理政府的行为,打击腐败,同时大幅度地减少政府对于经济事务的干预,特别是这种审批制的干预,以及对于经营行为的直接干预。

改革的第二个步骤,将会在今后几年出台一种自下而上的改革方案,包括国有企业改革的尝试等。

而且,各个改革的事项有时间表。比如在金融市场的改革方面有一个三年期的时间表,通过三年的改革会让存款的利率放开,现在贷款利率已经放开了。然后在资本项放开这方面,我也听到有一个三年期的时间框架,能够让人民币资本项目基本放开。但是对于政策改革而言,我们必须要一步步地做。

天津环保墙板

太原HT250机床铸件

西宁不锈钢丝扣

相关阅读